Browsing: News @zh-hant

[新聞稿] 研究發現高達4成外傭參與長者照顧

新聞稿 2018年 9月28日 研究發現高達4成外傭參與長者照顧 估計7,661 外傭在照顧長者時24小時沒有睡眠 外勞事工中心(MFMW) 今天發布一項最近完成的研究,當中顯示移民家務工人(MDWs)參與在長者照顧工作的情況十分普遍 。被照顧的長者有不同的情況和需要,當中包括從相對獨立且需要最少護理的長者,到患有嚴重疾病、臥床不起或在安老院較虛弱老人。研究結果顯示,現時社會對移民家務工在長者照顧上的支持嚴重不足,導致部分工人的健康受損,情況令人擔憂。 研究以「外傭與長者照顧」為主題,通過問卷調查,訪問超過一千五百名移民家務工,調查參與在長者照顧和援助的移民家務工人的情況、關注和需要,希望了解移民家務工人的工作和生活條件、面對的困難,以及對其權利和健康的影響。 根據實際人口的估計,約有7,661名移民家務工人因為在照顧長者而完全不睡覺,每日約有20人需要連續照顧長者24小時。 現時的情況帶出了討論移民家務工在長者照顧 及社會政策框架中的角色、家務工作含糊的工作範圍及作為工人的權利、家庭關係和長者照顧作為家庭責任與社會的公共責任,以及個人與移民家務工人在長者照顧上的責任 的重要性。 移民家務工人提供的長者照顧 研究發現,高達4 成的移民家務工人參與在長者照顧的工作,其中多於7成(74%)照顧單身老人。在616 名參與在長者照顧的受訪者中,有6成(61%)的照顧對象需要額外支援,他們有部分需要 「使用輔助/輔助設備行走」(31%)、需要使用「輪椅」(19%)或「臥床」(11%)。 參與在長者照顧工作中的移民家務工人為長者提供廣泛的照顧和幫助,包括照顧他們飲食和營養、提供各種與醫療有關的服務、協助他們處理個人衛生,以及陪伴長者參與體能和社交活動。在616名受訪者中,只有1 成表示他們只負責照顧長者,這意味著約有一萬四千名移民家務工人為只受僱以照顧長者。九成參與在長者照顧的受訪者並不專門執行上述工作,但同時承擔其他家務工作。 照顧長者時遇到的困難 研究結果發現,目前或曾經照顧長者的616名受訪者中,只有不到一半(43%)接受過任何形式的培訓。大部分培訓都是非正式、沒有認證,同時亦不一定與長者的照顧需求有關。由於正式的培訓往往不易報讀並且價格昂貴,移民家務工人所遇到的困難往往包括溝通以及準備不足的問題。 其中一個受訪者面對的困難是對長者的病歷資料缺乏了解 。 「有時,僱主不會告訴我們長者的病情和需要。我不知道她需要怎樣的照顧和需要注,不知道需要注意的事項。例如,一些長者喜歡扔東西或鎖門,如果僱主沒有告訴我們這些事,或提醒我們在出現問題時該怎麼做,我們很難處理。」有些僱主亦傾向於隱瞞有關長者的問題,例如帕金森病和腦退化症等疾病或自殺行為和傾向,有部分工人在工作時才了解情況。如果缺乏足夠資訊和知識,移民家務工人在照顧長者時會處於非常危險的情況。 福祉和權利 研究以顯示,照顧長者的責任影響移民家務工人的工作和生活。在照顧長者的方面,對移民家務工人最廣泛的影響是休息日和睡眠安排根據研究結果,照顧長者的移民家務工人中,每5人便有1人遇到休息日的問題,每10人便有1人沒有固定的休息日。 與此同時,約3 成(171)的受訪者表示,照顧長者對他們的睡眠安排和工作時間有所影響。其中一半以上的人表示他們缺乏睡眠, 約2 成的受訪者表示有時24小時亦不會睡覺。即是說,照顧長者的移民家務工人中,每3個就有1個存在睡眠安排或睡眠不足的問題。根據實際人口的估計,約有7,661名移民家務工人因為在照顧長者而完全不睡覺,每日約有20人需要連續照顧長者24小時。 約兩成 或115名受訪者表示他們的用餐時間也有因照顧長者而受影響。有移民家務工人每天只能吃一到兩餐(34%)或者一整天不能進餐(4%)。即是,有約1,094 人因照顧長者而不會進餐。 此外,616個受訪者中,有約4成報告面對身心健康問題。


Read More
新聞稿: 工人索償金額見上升   外傭主要問題仍未改善

新聞稿 (二零一七年四月五日) 傳媒查詢: 總經理 Cynthia Abdon-Tellez  電話編號:25238264、97409406 工人索償金額見上升   外傭主要問題仍未改善 「外勞事工中心」 (下稱MFMW ) 是一個為處於困境中的外籍家庭傭工提供緊急援助的非政府組織,致力爲香港30多萬外籍家庭傭工提供教育和就外傭政策進行倡議。機構發布的「2016年服務報告」中揭示,在2016年,外籍家務傭工因過度收費及無償義務勞動而向中介索償的金額大幅增加。然而, 影響外傭工作及生活的主要問題至今仍然沒有改善。 根據MFMW的數據顯示,外籍家務傭工的索償金額比去年上升了三成六,同時,多於八成(85%)的有關金額屬成功索償,等同多於三百萬港元。 報告亦顯示,觀乎MFMW服務的5,038受助者中, 長工時、缺乏私人空間、休息日及假期仍然是許多外傭面對的問題。 另外,報告中亦提到食物供應不足的情況則顯得越催嚴重。 中介侵犯勞工權益及非法行爲 外籍家務傭工成功收回的索償金額,有些是來自向中介機構的非法及侵犯勞工權利的做法索償。MFMW 在過去或處理中的案件中,亦收到有關中介欺詐和非法招募的投訴。當中亦涉及一些曾被媒體報導而惡名昭彰的中介公司 。 例如,Mike’s Secretarial Services 、Emry’s、FindStaff和Yan Yee 等。 在向MFMW求助的外傭當中,一半人(51%)自行透露了招聘機構的各種非法行為,包括非法收費,過度費用和欺詐性貸款。其中,只有少於半成人(4%) 被收取的金額是符合香港的合法中介費用規定(相當於最低允許工資的一成)。在2016的服務報告中,受助人向我們透露了其中九十(90)個招聘機構過度收費的行為 。其中23個機構,收取超過一萬五千港元,比去年的同一項數據增加了約一成(9%)。 按我們從過去一年處理的個案顯示,當中47%的受助人被中介機構收取5,001港元至10,000港元不等的金額。同時,高達21%的受助人被中介機構收取超過15,000港元的費用 。 我們應該注意的是,過度收取中介費用與欺詐性貸款的相互關係。 外籍家務傭工往往因支付過度收取的費而被騙提取貸款,因而造成這惡性的循環。


Read More

根據服務在港外籍家務工的非政府組織──移民工牧民中心在今日發表的2014年個案報告顯示香港外籍家務工面對的兩大問題分別是違反合約的勞工個案和中介公司的不法行為。 縱然去年Erwiana Sulistyaningsih的個案令媒體關注外籍家務工在港的困境,移民工牧民中心的數據顯示侵犯工人權益的情況──如發放薪金、休息日;中介公司的不法行為等仍然普遍, 根據移民工牧民中心的記錄,超過4000名外籍家務工在去年親身或透過電話接觸我們。其中51%是與勞工狀況相關;而41%則與中介不法行為相關。 除違反僱傭合約情況外,56%的事主更被提早終止合約。終止合約令這些外籍家務工面對更加艱難的處境,因為新逗留條件或俗稱兩星期條例的限制,以致其難以尋找新僱主。 同時,中介公司的不法行為往往是超收工人中介費,及被中介公司沒收證明文件。五十間香港中介公司被報稱收取外籍家務工超過HK$15000的介紹費,而按照僱傭條例本港收取工人中介費的上限僅是第一個月薪金的10%,若按照現時規定最低工資水平即HK$411。 然而,政府卻對這些無良中介監察不力,去年只有四間中介公司被成功檢控。移民工牧民中心曾多次向勞工處指出外籍家務工之所以投訴無門其一是因為職業介紹所事務組只會接受有物證,如收據的超收中介費投訴,即便眾人皆知這些無良中介和財務公司從不發出收據。另外,追溯期只為六個月亦令不少投訴不被受理。 移民工牧民中心亦顯示肢體暴力的個案由2013年的3.6%升至2014年的9%。這可能是因為Erwiana的案件倍受矚目亦鼓勵了更多有相似遭遇的移民工挺身舉報。 除了違反合約的情況,長工時亦極為普遍,82%的事主反映她們須每天工作11小時以上。而當中的46%指她們每日的工時長達16小時。 本港欠缺法定工時規管及強制同住政策造成住家家務工工時過長,甚至須廿四小時隨時候命。 完整版(只有英文):    


Read More

Elis Kurniasih,被陽光女傭中心宿舍墮下的60公斤重水泥壓傷後的五天,於2015年3月16日在香港去世。 Elis離婚後獨立撫養兩名分別10歲及13歲的子女、並要支援分別50歲及60歲的擔任農場工人的父親、母親和唯一的弟弟。她的離世,讓全家頓失唯一的經濟支柱。 移民工牧民中心正在協助Elis的家庭,正如早前對Erwiana家庭的協助,公眾可透過敝機構捐款支助其家人。我們會將扣除銀行或Paypal手續費後的全數捐款轉交Elis的家人。 有意捐款,可循下列兩項途徑:   A.  透過Paypal 1. 你可透過移民工牧民中心網頁捐款:http://www.migrants.net/via-paypal/ 或透過”Justice for Elis”網頁的捐款鍵捐款:http://www.justiceforelis.com 2. 輸入你希望捐助給Elis家人的金額 3. 在信用卡付款頁,請確認你已留下「給Elis的家人」的訊息 訊息可於付款資料頁的「向賣家新增特別說明」按「新增」,待空白處出現填寫。請不要忘記寫下「給Elis的家人」。 4. 我們會將扣除Paypal服務費後的全數捐款轉交給Elis的家人。   B. 銀行轉帳   帳戶名稱: MFMW Limited 匯豐銀行帳戶號碼: 848-047866-838 請將銀行轉帳的收據或入數紙傳真至852-25262894或電郵至mission@migrants.net,並註明「給Elis的家人」。   注意:港幣一百元或以上的捐款均可退稅。如需正式收據,請通知我們。 謝謝你的關心。 移民工牧民中心


Read More

移民工牧民中心(聖約翰座堂外展事工)作為Erwiana Sulistyaningsih民事案件的授權代表,表示歡迎法庭今天的裁決。   法庭裁定對羅允彤得控罪成立,當中包括對他人身體造成嚴重傷害、刑事恐嚇和欠薪等十八項控罪。   此案之後,我們將繼續協助Erwiana直到2月27日羅允彤案判刑,並且繼續監察,確保正義得以伸張。   這歷史性的判決亦給予了香港政府改革政策、保護外籍家務工權益的良機。Erwiana的遭遇是外籍家務工的寫照,許多如她一樣的外籍家務工亦是香港政府不公政策如強制同住政策的受害者,置移民工於受虐險境。   我們藉Erwiana所揭露的奴隸般的外傭工作條件,重申讓僱傭雙方自決同住與否的呼籲。香港政府是時候實踐承諾,回應Erwiana的個案所揭露的情況。   一項敝中心2013作的調查反映強制同住政策會令女性移民工更易受虐。此強制同住安排讓外籍家務工須廿四小時候命工作並須接受任何僱主提供的睡眠及居住安排,令外籍家務工被迫犧牲其私隱、健康和安全。   此次勝利證明外籍家務工可爭取到她們的權益,我們亦鼓勵其他受害者可站出來爭取她們自己的權利,而我們樂於協助你們的抗爭。   我們促請香港政府開放外籍家務工在外住宿的選擇,讓僱主和僱傭雙方協商居住安排,如同國際勞工標準所示。   願所有的移民家務工如Erwiana得享公義。


Read More

(按圖放大)    


Read More

移民工牧民中心對因睡房吊櫃倒塌致死的45歲菲律賓籍家務工表示悲痛,該名家務工於將軍澳工作,事發時正睡在睡房的子母床上。 我們向其家庭表示慰問並希望他們能得到即時的幫助,在徹底的調查後,能協助遣返遺體。 是次事故顯示外籍家務工職業安全堪虞,政府應保障她們的職業安全。往年亦時有耳聞移民工跌出窗外或在家居內發生意外,然而至今仍未有保障外籍家務工可安全工作、生活的標準或指引。 我們藉此機會再一此呼籲香港政府需重新檢討強制同住政策,該條例使家庭和其外籍家務工須居於同一屋簷下,而香港居住環境狹小,讓外籍家務工往往面臨危險。而且當該政策規定所有外籍家務工須與僱主同住,政府卻沒有訂定準則保障外籍家務工的安全、私隱和身心健康。 外籍家務工的居住空間往往易生意外,有很多人被迫睡在廚房、櫥櫃、洗衣房、廁所內的折疊床,或是其他更多類似的不安全、不衛生、不合適的地方。 當局可能又會託詞這是「個別事件」,然而存在這樣的情況已在在證明政府須檢討它的強制同住安排。而且,在那些被迫居於擁擠且不當的居住環境下的外籍家務工,事實上肯定發生過更多相對輕微的事故而未被報導。 最後,作為一間服務導向的機構,我們亦會向受害者家庭提供服務,確保他們能得到妥善的賠償。


Read More
共創主內和諧之家


Read More
移民工牧民中心2013年個案、庇護及其他緊急服務數據

[lenslider id=”undefined”] 該報告總結了移民工牧民中心於2013年為亞裔家務工(或作外籍傭工)提供直接及緊急服務工作的數據,亦提供對現今在港外籍家務工人口的情況及需要的分析。 該報告的數據只呈現了部分敝中心去年曾協助、為其充權的移民工數字。數字主要來自個案諮詢、庇護服務,及來自其餘項目如勞工及僱傭輔助計劃、牧民及社會福利計劃和婦女充權行動。 若 閣下希望了解敝中心的整體工作涵蓋範圍,包括透過為移民工充權介入及預防危機計劃下進行的充權教育服務,請參考移民工牧民中心2013年的詳細工作報告。 我們亦感謝實習生為該報告所付出的努力,當中包括從美國基督教聖公會青年服務計劃的 Sara Lowery小姐、美國基度教循道衛理聯合教會青年事工計劃的Beth McRill小姐,及吳XX小姐從去年起處理所有數據並將之呈現可為公眾所用。 若你希望引用該報告的任何數據,請註明出處來自聖約翰座堂的移民工牧民中心。 服務在港移民工 始於1981 移民工牧民中心(MFMW)是一個註冊慈善組織,致力提供亞裔移民工所亟需的服務並以互助、合作形式協助移民工組織自立。移民工牧民中心是聖約翰座堂的外展事工,於1981年成立以回應當時愈發嚴重的針對移民工的苛待及不公僱傭過程。這項計劃起初由關注菲律賓資源中心(Resource Center for Philippine Concerns)、聖公會聖匠堂及社區中心、菲律賓全國基督教協進會(National Council of Churches in the Philippines)發起,後來迅速被聖約翰座堂納入為其外展事工,服務在港菲律賓人,而至今已發展為服務任何國籍移民工的綜合服務機構。 移民工牧民中心提供多種直接服務,包括法例諮詢、專業法律服務、臨時庇護等服務幫助受困的移民工。此外,亦會向移民工基層組織作教育及組織工作,向其提供移民工法律權益的資訊、出版及發放影響移民工的主題刊物(包括法律、教育和社會性刊物),並致力提升本地移民工對影響其的議題的認識。 成立33年至今,移民工牧民中心曾協助處理多種個案,包括勞工、中介公司相關問題、入境、刑事及僱傭個案。如該報告的數據顯示,在港移民工在僱傭過程中仍面對著難以置信的困難和勞工輸出系統中的各種結構性的不公。   一名普通的外籍家務工 移民工的生活並不容易。她抵港之時,企盼著能養家餬口、過有尊嚴的生活。她只能祈求有個善待她、準時出糧、會在合約結束時付出其應得權利的僱主。她只能祈求僱主慈悲,她的食宿、休假、工時都不在其手中掌控。 居於僱主的屋簷下,她難有任何私隱。43.5%的外籍家務工沒有她們自己的房間,很多人被迫在廁所、客廳或廚房就寢。她也必須學習如何在一個新的城市生活、新的法律制度、新文化,多數沒有朋友的幫助、也沒人懂得以母語與她溝通。她的家庭還在家鄉,而她也許幾個星期也無法和她的孩子通話。 平均而言,她每天工作15.8小時,而且因為她住在僱主家,她必須「隨時候命」工作。 因為其工作環境與世隔絕、又倚賴僱主,遇上侵權之時,她很有可能會出於恐懼而不願意報警。 她也要面對政府部門的歧視,日常交往中的種族歧視,中介公司介紹費帶來的債務,以及與世隔絕的工作環境。 這就是我們存在的意義──我們幫助移民工、為移民工充權,讓她們自己有能力反抗在其身上發生的不公;並且一路給予其建議。我們會透過領事館、勞工署、及其他政府部門幫助受困的移民工。   我們服務過什麼人?


Read More
探訪Erwiana

[lenslider id=”undefined”]  作者:C-Ca-A-T 行前我已準備好每日的長途旅行,直到抵達一日後,我才發覺要完成目標而每日至少要坐八小時車而言,三天根本不夠。最後,我們別無選擇只能坐夜車。 然而一切都是值得的,當你腦裡滿是報紙上的她,親眼見到如今活潑的她──縱然有時只是短短數秒──對我們而言已是喜訊。而我亦從她眼中看到我所期待的──希望。這個在純樸鄉村成長的女孩,卻胸懷大志,踏上未知土地是她成為會計師夢想的第一步,而這對於一個常常拿好成績的學生而言,並不是什麼壞事。 我的內心深處曾是那麼憤慨,有人利用了她的單純,粉碎了她的夢。返鄉之時,她的鼻樑和牙齒斷了、腦內有血塊、時而視力不清、脊椎出問題、變色的皮膚──凡此切膚之痛,但願她不必受更多。我多希望那傷疤能被彌補,而任何人都不應受此酷刑。 我認真地看著她的臉,她像孩子一樣地說想要一點點「三峇辣椒」(印尼辣椒醬),然後再要多一點,就在Erwiana的臉上,有希望的光。


Read More